News

郭熙:从虚构的贾斯文开始

2014年5月31日下午,红砖美术馆举办了一场“Artist Talk”(艺术家讲座),由开馆展“太平广记”参展艺术家之一郭熙讲述自己的艺术创作经历并回答策展人张健伶和观众的相关提问。


通过“虚构”开始的创作


郭熙的讲座首先介绍了近年的创作轨迹:《打字员之死》、《我甚至用这样的方式满足你的恋足癖》、《Home of Other’s》(他者之家)、《Still Sweet》(仍是甜的)、《Dirty Memories》(肮脏回忆) 。《打字员之死》是第一件与“虚构”有关的作品,郭熙以维基百科作为文体,杜撰了一位生平跨越清末与抗日战争的汉奸打字员兼翻译官“龚立人”,展览空间中他伪造“证物”并改装了一台不断切断蟑螂头的打字机。

“贾斯文”和“郭熙”

 

这次参展“太平广记”,郭熙带来了最新作品《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家叫做贾斯文》。这件作品曾于荷兰展出,艺术家贯穿其中的思考是创作越来越像是一种角色扮演,如“郭熙”和“艺术家郭熙”就让人无法辨别哪个才是真实的。于是他直接引入了一个虚构的人物——艺术家“贾斯文”。通过同时展出“贾斯文”和“郭熙”两个人的作品,他探索了一种新的对话关系:一种介于虚构与真实、荒谬与严肃之间的思考。郭熙擅长用戏剧化的幽默来带给观众一种荒诞感,通过“欺骗”表达出比真实更真实的东西,通过虚构去延伸真实,从而实现更加自由的完满。就像他说的那样:“虚构是站在现实背面的耳语者,不断发表伪证来使我脱罪。”

有关“道成肉身”的另一种解读

 

这次展览展出的另外两件作品分别是:《存放信仰的身体》和《最后一个故事:上帝与网友》。郭熙试图为虚构的贾斯文寻找一个“肉身”。而无论是贾斯文、上帝还是网友,都是先于肉身而存在的,如同“道”。而“物”作为载体,当它接收到信息,就被赋予了一些形而上的东西,“使意义拥有身体,使身体具有意义”,于是“道成肉身”。

虚伪的事件中存在真实的态度

 

策展人张健伶针对郭熙的描述,特别提问到关于艺术家对《太平广记》的看法。《太平广记》作为一本记载着神鬼异志、传奇轶闻的庞大类书,其中许多的故事在当代的语境下看都是虚假不可信的,郭熙认为可贵的地方正是书写者和编纂者在记录这些故事时是抱着“这是真的”的态度,事件或许是虚构的,但态度是真实的,而他的作品正是在诉说着这种“伪信仰”。

 

郭熙还透露自己的下个作品将是一件命名为“蓝色的等号”的装置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