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汪建伟:时·思·寺

 

5月25日上午,一场以“时·思·寺”为主题的对谈在红砖美术馆多功能厅展开,对谈邀请到的嘉宾是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高士明和参展艺术家汪建伟,由策展人之一的张健伶担任主持人。

 

“反对阐释”和“反对投射”

 

汪建伟这次“太平广记”中展出的作品为《法人》,共有三件不明确物体的装置,它的形态无法在人的头脑中投射出惯有的具体定义,这正是艺术家提出的“反对阐释”或者是“反对投射”,即观众在面对它的时候很难从脑袋的图像库里边投射出来一个具体的意象。

“时·思·寺”可使人联想到汪建伟筹备中的大型个展创作计划“时间寺”,对谈中主要讨论了对时间线性感知的怀疑以及由“时间寺”延伸出的各种关于时间的问题

 

由“时·思·寺”所引发的问题

 

关于对时间线性感知的怀疑,各位嘉宾都从各自的体会或了解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高士明谈到曾在丽水发现一座叫做“时·思·寺”的寺庙,这座寺庙经历了很悠久的历史,今天看到的这座建筑是历代时间积累而成的结果,所以我们在今天的时间点看到了这座寺庙,其实也是在同时接触很多的时间。此外他还提出了平行时间的问题,提到所谓“太平兴国”年间,同时也是同时间的其他国家各自历法中不同年号代称的时间,所以时间并非我们所习惯性的认为线性顺承,而是多线条的并行。朱琺指出高士明所说的寺庙建筑属于不同的时间点,实际上是“把不同的时间点压缩到了一个平面上”,由于叙述自身带有的单线条特征,使得我们产生对历史的单线条的印象。

 

“选择的完整性”与“矛盾”

 

汪建伟提出人们始终相信时间是连续性或瞬间的,因为总有一个时间点存在,这其中有两个关键点,分别为选择的完整性和矛盾。选择的完整性,就是对时间不能只站在一个点上来判断物的可能,任何一个物有可能都处于一个开放性的选择,偶然性和必然性是共存的,必然和偶然永远作为一个时间的想象共同体。那么这样一个物就关乎矛盾,矛盾是不可分割的,物的矛盾也应作为整体来理解,而非以往我们所对矛盾的认知——针对其中一方,这也是矛盾作为主体的真实性。

 

关于时间想象的共同体

 

对于汪建伟的创作思维,提到了必然和偶然永远作为一个时间的想象共同体,就不得不提到“排演”。“排演”是对一个共同体时间的演练,“实际上它是让任何事件永远处于一个开启状态”,在这样的过程中,它就产生了一个时间的世界。所谓偶然,是指对未来和结果的不确定性,而必然则是指我们一定会进行的劳动或工作。这两种状态保证了偶然性与必然性始终结为一个时间。

 

最后高士明总结到,“‘时间寺’不只通向形而上学,不只通向决定性瞬间,通向行动,时间的寺不是时间停滞驻留的场所,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不断开启、持续发生的地方,这个持续发展,不断地衍生出开端,它的另外一个词,这个意义上革命不是大的历史计划,它是一次一次成为主体的可能性,它是这样一个东西。在这里也可以说其实又有点儿通向我们说的‘觉’,其实就是一次一次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