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吴山专与英格:透视·投射·投火者

作为《太平广记》的第二场活动——“透视·投射·投火者”于5月24日下午两点发生,对话者包括参展艺术家吴山专和Inga,以及四位对谈者:艺术家刘韡、徐震、青年策展人刘畑和青年批评家张静。

盗火者和投火者的双重母题

 

在《太平广记》的展览中,两位艺术家将古希腊神话中帮助人类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形象投射到公共事件以及公共力量中,以盗火者、投火者的双重母题,贯穿他们一直思考的透视、投射、现实时代的神学化结构的建构,展出了三个作品系列,第一个系列是从透视抛出一枚进入投射的火焰,这是一个投火者的空间;第二个系列是一块观光鲜肉被花样的彩虹风景迷彩;第三个是肉在那里,把爱放在那里,指数的。一共32幅布面丙烯作品。

 

作为媒介和自卫的“火”


对谈开始时,由Inga进行第一个报告《有插图的物权丝网》。她从冰岛国家破产的现实背景中引出了投火的行为。吴山专和Inga都认为火焰的运用是一种自卫的行为,其中蕴含着“人”的存在。同时Inga也向我们介绍了作品的内容,第一个场所设定给了投火者,第二个场所设置为蓝图、超市、股市和抛物线。Inga的叙述带有明显的对社会的关心和对物权观念的表达。接下来由学者刘畑提问关于“火”的定义,Inga回答说火只是一种媒介和自卫的工具。之后大家讨论到二维与三维等数学名词出现在作品中的理解,对此艺术家的解释为:“这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两种不同的量。”


语言的纬度和“物”的高度


策展人郭晓彦的切入点是艺术家如何把创作和生活、以及过往经历以艺术的手段联系起来,顺着这个问题刘畑提出艺术家和作品的比例关系、个人和艺术家的比例关系等问题。艺术家徐震认为作者和作品、创作生活之间是一个整体。Inga则将艺术看成是一种更激烈、更丰富的生活方式,没有办法计算在这种生活中个人身份和艺术家身份的比例。吴山专同时提出:“只谈艺术家而不谈艺术作品是暴力的。”


当对谈进行到物权讨论的时候,Inga说到:“真正到‘物’的高度是很难做到的。我们到不了‘物’的高度。人类语言纬度是比较低的,描述物也是受约束的,我们所制造的语言的纬度不高,而‘物’本身的纬度都没问题。”


关于这一主题的讨论,相信对现场所有的观众来说都是一次头脑的风暴,而美术馆也将在接下来的学术研究和画册出版中,进一步整理和发布出相关的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