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红砖回顾 | 德国8​“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展览开幕现场

开幕现场
“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展览于2017年9月16日下午五点在红砖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是“德国8 - 德国艺术在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德国8 - 德国艺术在中国”由范迪安和瓦尔特·斯迈林总策划,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担任副总策展人。“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聚焦战后德国最重要的抽象艺术流派“非定形艺术”的某些共性特征,以及艺术家在面对个人艺术理想时所作出的不同探索与选择,展览中的作品均系首度与中国观众见面。

 

此次参展的艺术家不仅是非定形艺术运动中最重要的参与者与发起者,同时也是战后德国艺术的主要代表。这批艺术家追求打破传统规则与惯性的表达方式,尤其在莱茵兰地区,以皮特·布吕宁、卡尔·奥托·格兹、格哈德·胡美、伯纳德·舒尔茨和埃米尔·舒马赫为代表的艺术家强调他们对巴黎现代艺术的浓厚兴趣,致力于抽象形式的探索。

 

红砖美术馆试图让中国公众看到,艺术家“隐身”于作品之后,而这些在艺术史和同时代都极具辨识度的经典作品,作为一种视觉的抽象哲学,使公众更加真实地感知德国抽象艺术的发展轨迹,以及其对战后德国艺术产生的持久影响。
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开幕现场发言
在今天的开幕式上,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说:“德国8跨越近70年的时光岁月,总策展人将二战以后德国艺术的第一批探索者委托红砖美术馆呈现,起名‘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当我们看到运送艺术大师作品的那些精美的恒温恒湿包装箱抵达红砖美术馆的时候,我们油然而生对艺术历史创造者的内心敬意,非定形艺术家的作品已经凝固成一种世界的精神财富,将为中国的观众打开一扇战后的华彩之窗,是沉重后的自由,现在让我们一起阅读一下他们自由创造的内心独白吧!伯纳德·舒尔茨说:‘你从它们中穿过,就像走在迷宫里,然而并没有最终的目标。你困惑地停留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王国’;弗里德·提勒说:‘画面的各种颜色之间强烈的影响,牵动着每一个笔触,从光芒四射的白到化作黑暗的深处,构架起了一个属于我的宇宙、神秘的宇宙’。他们是写实主义的逃离者,他们自由地寻找着抽象艺术的本质、结构,他们的作品中续含着一种诗意。”
中央美院院长、“德国8”总策展人范迪安开幕现场发言
范迪安院长在开幕上说到:“红砖美术馆建立以来就立足于鼓励和支持许多新的艺术探索,既有中国的也有国际的。我们今天在这个空间里大致能够感受到闫馆长的一种文化抱负,这个圆形的中厅也像一个大圆桌,使得我们能够围绕在一起进行全方位的交流,这是非常有意味的。这样的空间使得我们彼此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对方,并且能够开展通畅的对话,这就是德国8的根本的主旨,要建立中德乃至中德两国和世界艺术之间平等的对话。”
德国波恩艺术文化基金会主席、“德国8”总策展人瓦尔特·斯迈林开幕现场发言
瓦尔特·斯迈林主席说:“本次德国非定形艺术展览我们是带来了1945年之后的六位重要的德国非定形艺术艺术家。实际上他们是代表了我们在东西德合并之后的新一代的德国非定形艺术是由他们这些人来奠基的。德国的《宪法》确保了我们在艺术、在文化、在科学、在教育方面享有完全的自由。艺术和艺术的公共展示实际上是一个社会订购自己的“自我”、自身定位的一个重要部分。实际上这一代这六位艺术家帮助我们寻找到了我们文化的自信。在我们这里展出的埃米尔·舒马赫、卡尔·奥托·格茨的作品他们创作的系统和创作的理念是非常简单的。他们是尽量少的使用计算,尽量的依赖于巧合。通过他们这种工作的方式,这六位艺术家通过他们在1940年代,在1950年代不懈的工作,他构建了一种开放式的对话模式,在二战之后将这种对话推展到法国、推展到欧洲的其他地方一,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些非定形艺术家他们对于德国艺术的发展是如此的至关重要。”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公关部文化管理负责人贝妮塔·冯·马查特开幕现场发言
贝妮塔·冯·马查特说:“我本人在十天以前有幸来到红砖美术馆进行参观,我确实打心眼里面爱上了我的红砖美术馆。我本人并不是红砖美术馆的雇员,但是我要为红砖美术馆站台,我对所有人都说邀请你们都去看一个了不起的展览和了不起的美术馆。”
媒体导览现场
“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展览于2017年9月16日至2017年10月22日期间对公众开放。(9月18日周一照常开放)
分享一段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在开幕式中的致辞:“红砖美术馆自2014年5月23日首展至今已诞生1197天,红砖美术馆正在好奇地观望着当代艺术家这群孤独而坚韧的探索者,我们期望真诚地为这群探索者搭起桥梁,建起平台,让他们探索的印迹与大众对话,讲述他们孤独而自由的故事,我们将努力地用学术的力量支撑起红砖美术馆的艺术使命。我们站在北京这块深厚的文化圣土上,从不敢懈怠,会一直努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