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

开幕 2017年09月16日 星期六 17:00
   
总策展人:范迪安、瓦尔特·斯迈林
副总策展人:闫士杰
主办机构: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 
艺术家:皮特·布吕宁、卡尔·奥托·格茨、格哈德·胡美、伯纳德·舒尔茨、埃米尔·舒马赫、弗里德·提勒
展览时间:2017年9月16日 - 10月22日
开幕日期:2017年9月16日 17:00
展览地点:红砖美术馆
主办:红砖美术馆
支持机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外交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使馆 
主要合作机构:大众汽车集团 (中国) 、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国际货运航空公司
合作机构:
安联保险集团、西门子股份公司、伍尔特集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德国汉莎航空股份公司、德国莱茵金属集团、雅昌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凯傲集团股份公司、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艺库(北京)国际艺术品物流有限公司、墨卡托基金会、杜伊斯堡港口集团、福斯油品集团、北京传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CHAO艺术中心、北京丽都皇冠假日酒店、北京金鼎雕塑艺术有限公司、北京文化艺术基金

红砖美术馆于2017年9月16日至10月22日呈现展览“先导—德国非定形艺术”。本次展览是“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 由范迪安和瓦尔特·斯迈林总策划,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担任副总策展人。“先导—德国非定形艺术”聚焦战后德国最重要的抽象艺术流派“非定形艺术”的某些共性特征,以及艺术家在面对个人艺术理想时所作出的不同探索与选择,展览中的作品均系首度与中国观众见面。
 
德国非定形绘画的根本概念基本同于法国的“塔希主义”,主张画家应挣脱环境对其的影响,由理智和情绪主导的工作方式,非常有利于即时创作出愉悦积极的形象,即使没有肖像研究的知识,也无碍人们解读这些形象。1950年代之后,德国开始了关于“艺术的位置”激烈的哲学和社会学争论:在英雄主义至上以及所谓的“堕落艺术”时代之后,艺术的自由存于何方?艺术家是应该从现实中“解放”自己,还是应该如实地描述现实世界?在这个时期,德国许多画家放弃了曾经的现实主义,转而从事抽象艺术,德国非定形艺术由此应运而生。
 
此次参展的艺术家不仅是非定形艺术运动中最重要的参与者与发起者,同时也是战后德国艺术的主要代表。这批艺术家追求打破传统规则与惯性的表达方式,尤其在莱茵兰地区,以皮特·布吕宁、卡尔·奥托·格兹、格哈德·胡美、伯纳德·舒尔茨和埃米尔·舒马赫为代表的艺术家强调他们对巴黎现代艺术的浓厚兴趣,致力于抽象形式的探索。生活在柏林的弗雷德·提勒,受所居环境的感染,衷情现实主义,倒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孤军奋战者”。
查看全文

馆长致辞

受国际非定形艺术影响, 德国非定形艺术定义了上世纪50、60年代一群年轻艺术家的绘画创作,成为战后德国艺术的重要流派。本次展览将聚焦于战后德国最重要的抽象艺术流派“非定形艺术”的某些共性特征,以及艺术家在面对个人的艺术理想时所作出的不同的探索与选择。
 
此次参展的艺术家不仅是非定形艺术运动中最重要的参与者与发起者,同时也是战后德国艺术的主要代表。皮特·布吕宁、卡尔·奥托·格茨、格哈德·胡美和伯纳德·舒尔茨同为“53小组”的主要成员,他们与埃米尔·舒马赫和弗里德·提勒一起,定义了德国非定形学派,他们也是诸如卡塞尔文献展、威尼斯双年展等展览的常客。抽象是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重要标志,也是20世纪世界艺术发展历史上的主导性风格之一,这其中,德国抽象以其开创性的历史价值和兼具人文性和表现性的艺术特征,在现代以来的欧洲抽象艺术领域占据至关重要的位置。六位参展艺术家的实践不仅在艺术创作领域,更在教育领域给予后续的艺术家们以启发和鼓励,对他们产生深远的影响。
 
展览“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是“德国8 - 德国艺术在中国”系列展览活动的重要部分,红砖美术馆很荣幸地参与其中。这些艺术家创作的最具特色和复杂的非定形作品,为“德国8”的活动开启了一扇“先导”的窗口,在艺术史层面开展对学术领域突出现象的研究,一直以来都是红砖美术馆的主要关注之一,我们也期待借由此次展览,能够充分呈现德国非定形艺术的独特魅力,为中国公众呈献一次有关德国艺术的特殊体验之旅。
查看全文

“先导 - 德国非定形艺术”主题阐述

迪特·让托
 
1950年代之后,德国开始围绕艺术的位置进行了激烈地哲学和社会学争论:在英雄主义至上以及所谓的“堕落艺术”时代之后,艺术的自由存于何方?艺术家是应该从现实中“解放”自己,还是应该如实地描述现实世界?在最初阶段,德国许多画家放弃了曾经风行一时的现实主义,转而从事抽象艺术。这批艺术家追求打破传统规则与惯性的表达方式,尤其在莱茵兰地区,以皮特·布吕宁、卡尔·奥托·格兹、格哈德·胡美、伯纳德·舒尔茨和埃米尔·舒马赫为代表的艺术家强调他们对巴黎现代艺术的浓厚兴趣,致力于抽象形式的探索。只有生活在柏林的弗雷德·提勒,受所居环境的感染,衷情现实主义,倒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孤军奋战者”。
 
德国非定形绘画的根本概念基本同于法国“塔希主义”,主张画家应挣脱环境对其的影响,由理智和情绪主导工作方式,非常有利于即时创作出愉悦积极的形象,即使没有肖像研究的知识,也无碍人们解读这些形象。中国的写意水墨画常被认为是这种艺术情怀的灵感触发来源。这一类型的绘画完成得通常很快,且通常不需要(像古典油画那样)画出草图。这一类型的绘画也非常直接,有时薄薄地涂一层半透明的底色,有时也会涂得厚重些,甚至常常直接把颜料挥洒在画布上——此时,颜料已经不再只是描摹物体的颜色,而只是一种材料。要实现创作的新突破和新视角,许多工具都要用到,如画刷、调色刀、木刷、刮刀等,有时还要用到艺术家的双手。每成一幅新画,便离“保守”更远一步。对于非定形艺术家来说,最关键的是形成高度个性化和自主化的视觉语言,这样艺术家才能在艺术史和同时代具有辨识度。
查看全文

艺术家简历

皮特·布吕宁
皮特·布吕宁1929年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1970年逝世于德国拉廷根。
20世纪60年代早期,皮特•布吕宁是杜塞尔多夫艺术改革领域的重要成员。他在这一时期的早期作品,深受法国抽象派和德国非定形的动势抽象绘画影响,这种绘画方式在20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间流行于战后的欧洲。布吕宁成画很快,画作以紧张的身体变化为特点;观者可以很容易想象出作者当时的每一个动作。这些由水平的运动和垂直的笔触构成的绘画结构十分具有动感,没有命名,只有顺序编码。
1964年前后,布吕宁创作了一系列基于指示标识的绘画作品,使人联想到城市生活的视觉经验:交通、城市规划、地图等。当时,许多人将此看做是为保持特有的表现力和表现方法,而在风格上进行的突破。布吕宁坚持用自创的方法描绘不同的外在形态,表现了作品在视觉和形式上的相关运动形态和空间概念。和画家格哈德·胡美一样,布吕宁这种对纯粹抽象的抛弃,发生在德国以及其它地区均颇为动乱的年代。而且,为了市场的需要而重复原来的风格,这显然不是艺术家的义务。
布吕宁也许是预感到了自己的人生短暂——布吕宁去世时仅41岁——在有生之年,他不断寻找新的绘画可能性。他以动势抽象和周围环境的标志和符号为基础,反思个人的生活经历,将这些情感编织成固定的绘画观念。让空间变得更平面,让绘画模式变得更独立,以此将身体姿态形式转化成独特的标志。用布吕宁的女友,艺术史家玛丽·路易斯·奥腾的话说,他让“主观的艺术语言通过创作过程逐渐发展为客观的约束性的力量。” 
查看全文